养老保险第三支柱提速 为资管行业打开新的想象空间

最近,《关于推动个人养老金发展的意见》出台,指出要推动发展适合中国国情、政府政策支持、个人自愿参加、市场化运营的个人养老金,实现养老保险补充功能,预示着第三支

  最近,《关于推动个人养老金发展的意见》出台,指出要推动发展适合中国国情、政府政策支持、个人自愿参加、市场化运营的个人养老金,实现养老保险补充功能,预示着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即将进入全新发展阶段。第三支柱养老市场进入提速阶段,也将推动中国资产管理行业加速专业化发展,为保险机构、公募基金和银行理财子公司等资管机构打开更多战略想象空间。

  近年来,我国资产管理机构的专业化步伐不断加快,资管总量经历持续增长,专业资管机构发展势头迅猛。据奥纬测算,截至2021年上半年,中国资产管理行业的资产管理规模总量已达121万亿元。我们预计,行业的资产管理规模还将以5%~10%的年复合增长率持续增长,并将在2030年达到270万亿~320万亿元。另一方面,随着中国金融市场的逐步开放,国际金融机构纷纷布局中国市场并相继获得展业牌照,未来资管行业的战略重点将转向人才、产品和客户的竞争与争夺。

  在这个过程中,第三支柱的发展将成为推动行业资产管理规模不断壮大的主要驱动力,养老金市场也将成为机构之间展开竞争的核心战场;反过来,行业的专业化发展——包括外资机构注入中国市场的产品能力和经验,也将带领第三支柱养老保险进入全新发展阶段。

  早期试点产品反响不一

  自2018年启动以来,第三支柱模式已在保险、基金和银行等领域展开不同方向的尝试,收到了不同的结果反馈,也积累了一些经验。其中,个税递延型养老保险与养老目标基金是两项早期的重要尝试。

  2018年,上海市、福建省(含厦门市)和苏州工业园区分别开始试点实施税延养老险政策,投保人在税前列支保费,在领取保险金时再缴纳税款,它实质上是国家在政策上给予购买养老保险产品个人的税收优惠。但经过三年的试点期,税延养老保险仍反响平平。结合外国经验来看,税收递延优惠是欧美发达国家设计养老保险产品时的特点之一,然而这一设计在中国却遭遇了水土不服:税收优惠门槛高和产品设计复杂是其实际发展不及预期的主要原因。

  另一边,在公募基金领域试水的养老目标基金则交出了靓丽的成绩单。自从2018年获准发行以来,养老目标基金资产管理规模发展迅猛,2019年和2020年均实现翻倍增长。截至2020年底,养老目标基金共117只,规模达526.77亿元。同时,养老目标基金过去三年的表现基本达标,实现了稳健的正收益。由于良好的回报和政策支持,预计养老目标基金对个人投资者的吸引力将持续增长,吸引更多资金入场。

  新尝试日趋多元化,“养老”特征明显

  专属商业养老保险是去年在保险领域推出的一个重要试点产品。2021年5月,银保监会宣布6家人身险公司在浙江和重庆开展专属商业养老保险试点。截至2021年11月末,专属养老保险累计实现保费2.7亿元,超过2.1万人投保。专属商业养老保险展现出三个新特点:第一,基于账户制的认购,客户可以将资金分配到不同投资风格的多个投资组合中,并可根据市场状况自行调整投资组合;第二,较长的投资期限,产品被设计为不鼓励提前赎回,提款期限不少于10年;第三,费用结构透明,佣金在合同中明确规定,使交易费用最小化。

  相比之下,在银行领域推出的试点产品——养老理财的吸引力更大。2021年9月起,四家银行理财子公司开展养老理财试点,额度均为百亿元。据媒体报道,养老理财产品销售火爆,部分产品在发行首日上午就已售罄。养老理财产品的热卖显示出银行理财子公司在第三支柱市场中的巨大潜力。除了长期、稳健和普惠等特征,养老理财产品还有以下几个特点:监管部门要求产品名称规范化,使得带“养老”字样的产品能真正做到“名副其实”,方便投资者进行识别和申购;此外,养老理财产品均实行非母行第三方独立托管,这意味着该类产品在风险把控上更为严格。

  此外,国家还成立了国民养老保险公司以支持和协调养老第三支柱的发展。2021年9月,银保监会正式批复同意筹建由11家银行、2家券商、1家险企和3家国资背景理财公司构成的国民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111.5亿元,其中银行理财子公司占股68%。我们认为,此举同样显示了银行理财子公司在第三支柱中的潜在领先地位。除传统保险承保业务外,国民养老保险公司还计划将保险兼业代理机构和商业养老保险管理纳入业务范围。

  未来稳步推进账户制和税收优惠

  首先,个人养老金从“产品制”向“账户制”转变是大势所趋。专属商业养老保险已全面采用账户制,预计未来银行系的养老理财产品也将同样落实账户制,以便投资者灵活选择底层产品,这也将利好在长期投资能力拥有优势的公募和保险机构。

  其次,尽管在试点中反响不佳,政策制定者仍在考虑将个税递延纳入第三支柱的体系中。税收优惠是保障第三支柱快速发展的重要政策支持,行业各界也在积极推动第三支柱其他产品的税收递延政策落地。

  最后,回顾已推出的个人养老试点产品——银行理财、商业养老保险、公募基金等,不难发现政策制定者有意打造一个百花齐放的第三支柱养老产品市场,以利于参加居民根据不同的偏好自主选择,促进市场的充分公平竞争。从竞争格局来看,随着试点举措的推进与延伸,参与第三支柱的市场主体和产品将继续多样化发展。预计外资参与的机构也将加入战局,之前略微处于弱势的保险行业预计将通过推出新的养老保险产品而奋起直追,表现亮眼的银行理财子公司与公募基金将继续推陈出新,凭借持续旺盛的市场需求做大做强。

  (叶琮澔系奥纬咨询董事合伙人,董骁清系奥纬咨询副董事合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