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银行IPO按下暂停键,这些因素成绊脚石

中新经纬2月24日电 (魏薇 实习生 柴鑫洋)近日,证监会官网披露了沪市主板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证监会已收到厦门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中新经纬2月24日电 (魏薇 实习生 柴鑫洋)近日,证监会官网披露了沪市主板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证监会已收到厦门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厦门农商行)撤回申请。除此之外,广东南海农商行、重庆三峡银行首发申请均已“中止审查”。

  中新经纬发现,近年来银行IPO受阻原因多样,有的是主动撤回,有的或由于中介机构被查受牵连。业内人士认为,银行寻求上市要按照相关规定进行自我对照,各种指标完全合规达标后,再真正推进上市进程。此外,也不必一味等待IPO融资,应拓宽多种融资渠道,以经营发展作为工作的核心。

  厦门农商行主动撤回IPO申请

  公开信息显示,厦门农商行于2017年12月首次提交招股说明书,2018年6月,在证监会出具反馈意见后,该行再次更新招股说明书。招股书显示,该行公开发行股数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10%,不超过发行总股本的25%。在此次撤回申请前,厦门农商行的IPO审核状态为预先披露更新。

  来源:证监会官网

  对于此次撤回,厦门农商行对媒体公开表示,主动调整上市计划是基于股权优化目的,意在利用调整期着力梳理并优化股权,为下一步稳健发展和再次申请上市筑牢基础。

  中新经纬注意到,在此前证监会披露的反馈意见中,指出了多条厦门农商行存在的股权问题,如相关股权质押和冻结是否存在导致发行人股权发生重大变化,发行人股权中是否存在信托、委托代持等名义股东与实际股东不一致的情形,是否存在股权权属不清等潜在法律纠纷的情形,发行人股东资格是否适格,是否存在不适格股东的情形。

  根据厦门农商行2020年年报,报告期末,厦门农商行的前十大股东中,有四位股东所持该行股权处于质押状态,包括福建奥园集团、中融新大集团、厦门宏信伟业投资、厦门誉联集团,质押比例分别为94.79%、94.23%、99.63%、93.43%,均在90%以上,合计质押股份占该行股份总额超过14%。而其中,中融新大集团所持厦门农商行的股权则被全部冻结。

  来源:厦门农商行2020年年报

  “股东股权质押和冻结对银行来讲,可能会导致银行资产的流失和股东结构的变化,从而影响到银行正常经营。”巨丰投顾高级投资顾问朱华雷对中新经纬表示。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告诉中新经纬,大多数银行的股权梳理,都是在申报前已经完成,否则不会申报。而股权质押带来的股权变动,或将影响股权稳定性。

  中新经纬就撤回上市申请等相关问题致电并发函至厦门农商行,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撤回原因多样

  事实上,此前也有多家银行曾撤回IPO申请。梳理不难发现,多数撤回IPO申请是由于股权结构出现变化。

  如2017年3月,港股上市公司盛京银行发公告称,鉴于A股上市申请在审期间,董事会核心成员及股权结构出现变动,决定撤回A股上市申请。2018年3月,哈尔滨银行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鉴于内资股股权结构可能发生变动,决定撤回A股上市申请。

  根据证监会公布的《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2020年6月修订)》,申报后,通过增资或股权转让产生新股东的,原则上发行人应当撤回发行申请,重新申报。但股权变动未造成实际控制人变更,未对发行人股权结构的稳定性和持续盈利能力造成不利影响,且符合个别情形的除外。并且,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还应对股权转让事项是否造成发行人实际控制人变更,是否对发行人股权结构的稳定性和持续盈利能力造成不利影响进行核查并发表意见。

  除了股权问题外,有的银行出于上市速度、自身战略等其他原因撤回申请。如2020年12月29日,广州农商银行向证监会申请撤回申报材料。该行公开回应称,此举出于“战略规划调整”。

  还有在A股排队两年的威海商业银行,2018年决定撤回A股上市申请。彼时,该行对外回应,“鉴于当时A股整体审批过程令上市时间表不确定,为了通过其他筹资方式补充我们的资金,决定撤回A股申请。”2020年10月,威海商业银行成功在港交易所主板上市。

  撤回之后再上市需要多久?资深银行业人士王剑辉对中新经纬分析称,主动撤回IPO申请的银行,若是因为公司估值水平或市场人气等问题,可以随时恢复IPO申请。

  “若是因为内部出现问题,例如在申报过程中发生一些合规问题,或者在内部审查过程中自己发现一些问题,在问题整改之后可以重启上市,整改所需时间由相关问题的性质来决定。”王剑辉说。

  被动中止审查

  除了主动撤回IPO申请,还有银行被动中止IPO进程。近日,据证监会官网最新发布的首发企业基本情况表显示,广东南海农商银行、重庆三峡银行IPO中止审查,此前两者审核状态均为“预先披露更新”。

  公开资料显示,广东南海农商银行IPO的律师事务所为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重庆三峡银行IPO的会计师事务所为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据了解,日前,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上述两家银行此次IPO“暂停”或因中介机构被查受到牵连。

  就中止审查的原因等问题,中新经纬多次拨打上述两家银行的公开联系电话并向其邮箱发送采访问题,截至发稿均未收到回复。

  在冲刺IPO的关键时间被“暂停”,无疑将影响公司的上市节奏。排队IPO的公司应当如何应对?王剑辉对中新经纬分析称,如果中介机构中途出现问题,尤其出现合规问题或者违法问题,可能会涉及更换新的机构。若更换机构,则银行可在新旧机构交替完成之后重新启动IPO申请。

  朱华雷介绍,发行人可更换中介机构,提交恢复审查申请,若无发生可能影响发行条件的重大事项,需重新召开反馈会并出具反馈意见;未发生重大事项的,可不再召开反馈会。对于此类恢复审查的企业,视同为恢复审查通知日之前已召开反馈会的其他企业中受理时间最晚的一家,安排后续审核工作。

  但另一位业内人士表示,由于更换机构消耗的时间较长、涉及费用较高,也有上市公司选择观望。王骥跃告诉中新经纬,涉及中介机构立案调查的做好复核就可以。据其了解,已有其他受影响的公司恢复审核了。

  以比亚迪半导体为例,2021年8月18日,该公司因天元律师事务所被立案调查中止审核。但不到半个月,涉事律所便出具复核报告,比亚迪半导体恢复上市审核。

  中小银行IPO放缓

  中新经纬注意到,2021年,先后有重庆银行、齐鲁银行、瑞丰银行、沪农商行4家银行顺利登陆A股,成为银行上市的“大年”。回顾2016年至2020年,A股新增的上市银行数量分别为8家、1家、3家、8家和1家。

  2022年1月,兰州银行成功登陆A股,成为2022年首家上市银行。但根据证监会官网,除了前述3家银行外,截至目前,仅有9家银行在IPO排队。

  其中,深市主板排队IPO的银行有江苏大丰农商银行、安徽马鞍山农商银行、东莞银行、广东顺德农商银行、广州银行,审核状态均为预先披露更新。在沪市主板排队IPO的银行有亳州药都农商银行、江苏海安农商银行、江苏昆山农商银行、湖州银行,审核状态均为预先披露更新。上述银行均为中小城商行、农商行,且最近的受理日期为2020年6月28日。

  尽管部分银行此前也披露了上市意向,但根据公开信息,已有近20个月无新受理。

  王剑辉介绍,按照以往经验,排队上市时间约三到五年,但有时候节奏可能不一样。在注册制完全推广之后,排队时间或缩短为两年以下。

  谈到上市节奏问题,王剑辉表示,一方面与市场的环境有关,更重要的还是来自监管政策的细化和收紧。整体来看,银行向着越来越精细化的方向发展,前期出台的包括公司本身、大股东、高管人员等在内的各种政策,银行要完全适应这些规则并进行整改需要较长时间,上市进程也会受到影响。

  对于中小银行上市,王剑辉认为,应先解决好技术层面上的问题,发现问题后要及时整改,不能急于求成。“很多银行希望先把申请递上去,先排着队,边排队边整改,这样就可能在排队中就出现一些问题,这是监管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很可能要求其推倒重来,反而事倍功半。”

  他指出,比较稳妥的方式是先按照新的规则进行自我对照,各种指标完全合规达标后,再真正推进上市进程,这样速度反而会加快。

  此外,王剑辉提醒道,融资有多种渠道,除了上市融资,还可以在银行间市场进行债务融资、通过并购重组等多种渠道,引进长期战略投资者。这样银行才能更顺利地参与到市场化竞争中来。如果一味等待IPO融资,很多工作以此为中心,可能就会本末倒置,还是应以发展经营作为核心。(中新经纬APP)

  (文中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