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王”换电正式“营业” ,瞄准重卡和高速

2月23日,宁德时代发布两则消息,一则是其联合三一重工投运福建省换电重卡应用示范项目,另一则是宣告其将与福建省高速公路集团携手建设福建省高速换电网络。截至当日

  2月23日,宁德时代发布两则消息,一则是其联合三一重工投运福建省换电重卡应用示范项目,另一则是宣告其将与福建省高速公路集团携手建设福建省高速换电网络。截至当日收盘,宁德时代股价上涨2.98%至519元,总市值为1.21万亿元。

  从重卡开始落地

  宁德时代联合三一重工在福建宁德举办了福建省换电重卡应用示范投运仪式,全国首条电动重卡干线——福宁干线正式投入运营,福建省首批三一电动渣土车也正式交付。

  此次投放的电动干线重卡及渣土车均采用宁德时代大容量磷酸铁锂电池,满足大功率快充,实现3~5分钟内快速换电。不过,记者从宁德时代方面获悉,这并非此前公布的具有普适性的“巧克力换电块”。

  与此同时,宁德市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宁德时代参股公司宁普时代电池科技有限公司也签署了战略投资协议,多方联动以共同推动换电重卡的应用。

  宁德时代称,其将为干线运输、城市基建、港口运输等重卡应用场景提供换电解决方案。

  之所以选择重卡作为优先落地项目,宁德时代表示,重卡作为交通运输领域的碳排放大户,全面推广电动化迫在眉睫。除了环保问题,用户最担心的就是由于充电慢、充电难、续航焦虑等带来的运营效率问题,当前的充电模式无法真正解决用户痛点,因此,换电模式应运而生。

  一位商用车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宁德时代换电优先选择从重卡突破的一个主要原因是重卡换电的可行性较高,电动重卡续航里程普遍在300多公里,实际使用时可能更少,且运营性质的重卡运输路线基本固定,在沿线铺设换电站投入成本相对较低,技术也不复杂,固定场景下的短途重卡运输更是如此。

  对此,宁德时代也提到,新能源换电重卡将在固定场景下如干线运输、矿山、城市基建、港口、厂区物流等全面铺开,成为控制碳排放的重要突破口。

  与此同时,宁德时代还在同步铺设高速换电网络。2月22日,宁德时代子公司时代电服科技有限公司与福建省高速公路集团旗下高速能源发展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双方将成立合资公司,携手建设福建省高速换电网络,推进福建高速服务区及场站的换电站建设和运营,并适时拓展周边省份相关业务。

  分换电一杯羹

  事实上,在此之前,宁德时代早已试水换电业务。

  2020年7月,宁德时代和福田智蓝新能源携手打造的换电重卡在北京交付,这也成为首个换电重卡商业化应用场景;2020年8月,宁德时代又携手蔚来等三家企业成立合资公司以推动“车电分离”新商业模式,并推出BaaS(电池租用服务)业务;2021年12月24日,宁德时代还与贵州省人民政府在贵阳市签署了合作建设换电网络协议。

  随着新能源汽车销量的猛增以及频出的政策支持,换电行业的未来似乎逐渐明朗了起来。

  东吴证券在研报中称,2022年将是“换电站放量元年”,其预计2025年当年新增换电站将超16000座,新增设备投资额超600亿元。

  1月18日,作为动力电池巨头的宁德时代正式宣布进入换电行业,并发布了其换电服务品牌EVOGO,同时推出了专门为实现共享换电而开发量产的电池“巧克力换电块”。

  巧克力换电块单块电池可以提供200公里左右的续航,可以适配全球80%已经上市以及未来3年要上市的纯电平台开发的车型,具有着一定程度的“普适性”。宁德时代一出场就似乎有给换电行业带来统一标准的意图。

  “有潜力,换电行业前景不错。”对于宁德时代入局换电,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电池百人会理事长于清教向记者指出。

  吉利汽车旗下换电出行合资公司睿蓝汽车也向记者表示,换电以“车电分离”模式能够直击电动车行业痛点,在补能高效便捷、降低购车门槛、电池始终保持安全状态、对电网冲击小等方面有显著优势。

  但睿蓝汽车也提到,现在整个换电行业也面临不少挑战,如成本高、商业模式尚不确定等。具体来说,换电业务能否达到足够的规模来支撑换电生态的可持续发展,这仍需打上一个问号。而且,现在各个企业仍处于独立发展的状态,行业统一的标准能助力走向规模化,但其实现仍需要一段过程。

  虽然睿蓝汽车并未透露其换电站建设成本,但北汽新能源曾向媒体透露,一个换电站的建设成本近1000万元,电池储备的成本达到322万元。巨额的资金投入加上尚未明确的回报周期,让换电行业目前看来更像是一个“大资本的游戏”。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