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文学故乡的描摹与展望

  对文学故乡的描摹与展望  畲族作家朝颜的文学创作始终以自身的在地性经验为媒介,通过征用记忆和转译经验的方式将地域文化融入自己的写作生命当中。虽然她成长于改

  对文学故乡的描摹与展望

  畲族作家朝颜的文学创作始终以自身的在地性经验为媒介,通过征用记忆和转译经验的方式将地域文化融入自己的写作生命当中。虽然她成长于改革开放的年代,但在时代浪潮的交错中,写作资源却始终与红色大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与自己的故乡有着脐带式的关联。如果说每一个作家都有自己的精神故乡,那么江西瑞金或麦菜岭之于朝颜的意义也同样不言而喻。她正是从麦菜岭出发才走出一条自己的文学之路。她的散文集《赣地风流》(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21年7月出版)同样少不了对这一文学故乡的描摹、呈现与展望。

  《赣地风流》全书共分为三部分。“曙色苍茫”讲述我党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以在中央苏区至长征战略转移中所涌现出的经典个案及感人故事为叙事主轴;“征途辽阔”通过讲述苏区寻常百姓和家庭所发生的历史巨变,从生活日常与衣食住行等细节的变迁中展现社会主义建设及改革开放的成果惠及千家万户;“风光无限”讲述党的十八大以来,以瑞金为代表的中央苏区在脱贫攻坚战中所取得的累累硕果,赣鄱大地以只争朝夕的紧迫感始终朝向未来,江右之地以苏区精神、红色资源为导向,擘画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美好蓝图。因此,朝颜在不同的历史维度中嫁接了一条贯通过去、现在与未来的时空长廊,把赣地记忆与革命前史的“强关联”作为一种主体性价值加以表达,突出赣人赣史于国人国史的意义,并在历史洪流中为自己所述的赣人赣史找到了相对确定的价值坐标。

  朝颜的经验是一种直接性的,反映在她的写作中则是一种情感的真挚性。因为她所特有的身份意识和自我感知,完全融入《赣地风流》的叙事之中,她甚至以某个历史见证者的身份参与了“正在发生的历史”。比如作为驻村的扶贫干部,不仅要用脚丈量自己故乡的土地,而且要用自己的眼观察当下历史的巨变,如此,行诸笔端自然常带温度。她不仅为自己家乡的变化而感到发自内心的欢喜,更为同生长在这片红土地之上的人们而感到欢欣鼓舞,红色文化资源正以一种国家叙事的宏大力量带领着老区人民走上一条真正的康庄大道。他们正以某种见证者的身份参与着共和国的历史巨变,新时代的他们正在奋力书写属于自己的当代史,他们卷起裤腿从历史深处走来,带着一往无前的勇气,正像此刻的中国正以昂扬的姿态行走在复兴伟业的征程之中。

  当然,朝颜的“赣地”写作是一种宽泛意义上的地方性写作,不难发现其中又有更多共通性,比如对美好生活的创造与向往,对爱情的忠诚与守望,对亲情的铭记与书写,对故土的眷恋与温情……作为土生土长的瑞金人,朝颜的“在地者意识”之所以如此强烈,是因为她在宏大历史叙事中放弃了“望远镜式的写作”而选择了一种“显微镜式的写作”。并且,这种写作方式作为一种观察视角,使她获得了“写作的亲缘性”,在这种“亲缘性”中她攫取了勘探故事的某种能力,是那种将可视化的资源,包括红色资源、家庭资源、个体生命资源化为书写材料的能力,是作为一种写作的支持系统而存在于个体表达的能力。

  (作者:程志 单位:浙江师范大学文传学院)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