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创业难以为继,应选择转型还是结束?

  「彻底转型,然后重生」的例子常常在互联网创业领域传为佳话。比如 Twitter 的前身是播客平台 Odeo,企业软件 Slack 的前身是开发 Flash

  「彻底转型,然后重生」的例子常常在互联网创业领域传为佳话。比如 Twitter 的前身是播客平台 Odeo,企业软件 Slack 的前身是开发 Flash 网页游戏的 Tiny Speck。Twitter 和 Slack 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所以「彻底转型,然后重生」是件好事,对吧?
  其实,我并不觉得。尤其是,我不想让创业者们觉得,当他们自己最初的创业主意失败的时候,「彻底转型」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我觉得,让难以为继的创业公司干脆结束,然后从一张白纸另起炉灶从头再来,或许是更好的主意。
  特别要注意的是,这里不是在讨论业务的小转型。因为调整同一个产品的商业模型,或者向同一批用户出售稍有不同的产品,或者为产品找到新受众群体,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些情况并不是「彻底转型」,而是每个创业公司都会遇到的进化过程。
  我在讨论的是那种艰难的、彻底的企业转型。产品、市场、业务模式全都改变了,基本上等于从头再来。
  我想说,我不确定这种「彻底转型」适合所有创业团队。
  原因如下。
  当你创业的时候,融到了一笔钱,接受了股权稀释,有一批投资人支持你和你的想法。你靠着最初的创业想法,组建了一个团队。
  如果这个创业想法失败了,你转型去做另一个主意。你就不得不带着原来的投资人、团队成员和被稀释的股权去开始新的业务,但他们未必对你新的创业想法,具备与之前同等的热情。
  这几个问题里面,团队成员总是可以更换,所以这个问题虽然存在,但不是最大的。最大的问题还是原来的投资人、股权稀释的问题。
  如果你选择进入「彻底转型」的过程,你可能会遇到原来的投资人不再愿意支持你的新业务,或者对你的新业务不感兴趣,只是希望自己的财务不受损。
  但是,更大的问题是,你会带着被稀释的股权进入新的创业阶段。我不太理解,为什么会有创始人愿意用一家不是 100% 拥有股权的公司,开始新的创业。
  当然,在公司银行账户里有现金,团队也是现成的状态下开始创业,肯定是有吸引力的。而把投资人的钱按协议还回去,然后从一张白纸重新开始是困难的。
  如果你曾经从一张白纸开始过创业,我就相信,你完全可以再来一次。而且,从头再来一次,你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创建公司,可以找到你想要的团队成员,找到你想要的投资人。
  从我自己做投资人的角度看,这种不明智的忠诚也是要不得的。
  关于种子轮和早期阶段投资的真相就是,失败率高得吓人。在 USV,我们的每一笔投资,在创业者失败时都会及时清算。比 USV 做早期投资更早的 Gotham Gal 清算率甚至比我们还要高。
  所以,早期投资人应该习惯遇到失败。这本来就是早期投资商业模型的一部分。我们之所以能接受这么高的失败概率,是因为我们相信会遇到那种万事俱备的情景:对的创业想法,对的时间,对的团队,对的投资人以及对的执行。
  尽管,「彻底转型」也可以遇到这么多「对」的情景,但是我不觉  「彻底转型,然后重生」的例子常常在互联网创业领域传为佳话。比如 Twitter 的前身是播客平台 Odeo,企业软件 Slack 的前身是开发 Flash 网页游戏的 Tiny Speck。Twitter 和 Slack 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所以「彻底转型,然后重生」是件好事,对吧?
  其实,我并不觉得。尤其是,我不想让创业者们觉得,当他们自己最初的创业主意失败的时候,「彻底转型」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我觉得,让难以为继的创业公司干脆结束,然后从一张白纸另起炉灶从头再来,或许是更好的主意。
  特别要注意的是,这里不是在讨论业务的小转型。因为调整同一个产品的商业模型,或者向同一批用户出售稍有不同的产品,或者为产品找到新受众群体,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些情况并不是「彻底转型」,而是每个创业公司都会遇到的进化过程。
  我在讨论的是那种艰难的、彻底的企业转型。产品、市场、业务模式全都改变了,基本上等于从头再来。
  我想说,我不确定这种「彻底转型」适合所有创业团队。
  原因如下。
  当你创业的时候,融到了一笔钱,接受了股权稀释,有一批投资人支持你和你的想法。你靠着最初的创业想法,组建了一个团队。
  如果这个创业想法失败了,你转型去做另一个主意。你就不得不带着原来的投资人、团队成员和被稀释的股权去开始新的业务,但他们未必对你新的创业想法,具备与之前同等的热情。
  这几个问题里面,团队成员总是可以更换,所以这个问题虽然存在,但不是最大的。最大的问题还是原来的投资人、股权稀释的问题。
  如果你选择进入「彻底转型」的过程,你可能会遇到原来的投资人不再愿意支持你的新业务,或者对你的新业务不感兴趣,只是希望自己的财务不受损。
  但是,更大的问题是,你会带着被稀释的股权进入新的创业阶段。我不太理解,为什么会有创始人愿意用一家不是 100% 拥有股权的公司,开始新的创业。
  当然,在公司银行账户里有现金,团队也是现成的状态下开始创业,肯定是有吸引力的。而把投资人的钱按协议还回去,然后从一张白纸重新开始是困难的。
  如果你曾经从一张白纸开始过创业,我就相信,你完全可以再来一次。而且,从头再来一次,你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创建公司,可以找到你想要的团队成员,找到你想要的投资人。
  从我自己做投资人的角度看,这种不明智的忠诚也是要不得的。
  关于种子轮和早期阶段投资的真相就是,失败率高得吓人。在 USV,我们的每一笔投资,在创业者失败时都会及时清算。比 USV 做早期投资更早的 Gotham Gal 清算率甚至比我们还要高。
  所以,早期投资人应该习惯遇到失败。这本来就是早期投资商业模型的一部分。我们之所以能接受这么高的失败概率,是因为我们相信会遇到那种万事俱备的情景:对的创业想法,对的时间,对的团队,对的投资人以及对的执行。
  尽管,「彻底转型」也可以遇到这么多「对」的情景,但是我不觉得,它和从一张白纸开始会是同样等级的,因为「彻底转型」时毕竟会背上很多旧的包袱。
  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创业团队转型去做一些我不感兴趣的事情。更糟糕的是,创始人自己对转型的业务也没有足够的兴趣。
  所以,我的观点是:如果你创业失败了,那么接受它,宣布失败,处理好后续事宜。把公司关掉,按协议把钱还给投资人,撕掉已经无效的股权协议。接下来想做什么事情就去做。如果想开始新的创业,那就从头开始,尽可能多保留股权。如果是做其他事情,尽管去做就好。
  但我跟一些人在一起交流时候,发现他们就带给人这种感觉。这太糟糕了。我鼓励每个在创业领域的人,拒绝这种想法,当你们难以为继的时候,别去想什么「彻底转型」,而是结束,然后专注于新的事情。有太多事情可以选择去做了,每个人都应该确保自己在做对的事情,真的感到兴奋的事情。在我看来,任何事物或想法,只要是它阻碍我们做自己真正感到兴奋的事情,就应该被废除。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