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网络PUA了

  我被网络PUA了  人类为了摆脱网络侵占生活已无所不用其极。最近的一个诡异故事是,在法国西南部海滩小镇梅桑日,网络白天平安无事,一进入深夜3点就会莫名其妙

  我被网络PUA了

  人类为了摆脱网络侵占生活已无所不用其极。最近的一个诡异故事是,在法国西南部海滩小镇梅桑日,网络白天平安无事,一进入深夜3点就会莫名其妙自动切断,每日如此,循环往复。

  镇上有1000多名居民,夜不能寐须上网冲浪者有之,深夜断网自是百爪挠心。有关机构派专员赴现场调查,才发现始作俑者是位忧心忡忡的父亲——疫情期间,孩子熬夜沉迷游戏,他无计可施干脆买来网络信号干扰器。

  没想到干扰器的作用范围,比卖方描述的大得多。这位父亲因犯破坏通信罪,将面临最多半年的监禁及3万欧元罚款,还要承担相应的调查费。

  别光笑父亲用劲儿过猛,事实上,人们早被网络PUA了。大数据和算法让它足够聪慧到不断地研究你,推出私人定制的专属信息。人们将沉迷的原因内化为自制力不足,但脸书前平台运营经理桑迪·帕拉吉拉斯说,这是从开始就设计好的圈套——手机里花花绿绿的软件就是为了尽可能多地占据用户时间。未读消息会显示成明晃晃的红点,逼死强迫症。

  有学者称,手机成瘾是21世纪最大的成瘾问题。最开始,是看似“自控力弱”“易被诱惑”的年轻人被网络绑架,后来,自诩成熟清醒的中老年人也没法独善其身。年轻人顶着黑眼圈儿熬夜互抛表情包斗图,中老年人则执着于清晨传递花样雷同的早安鸡汤问候。

  这是属于21世纪的独有仪式,大多数人每日睁开眼的第一件事是上网刷手机,闭上眼之前的最后一件事也是。有研究表明,普通成人每天要看手机60至110次。人们把这个连接着世界的智能工具,握在手里,揣在兜里,塞在枕头底。它陪你时间最久,最了解你的喜好,记得你的秘密。

  于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每天都在上演——友人相聚,最尴尬的就是你明明坐在我眼前,却在埋头刷手机。原本有一肚子话要说,左顾右盼后发现自己没网络有吸引力,顿时丧失分享欲,也跟着举起手机。

  网络消弭了时间和空间的鸿沟,却拉开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一同出游,人们忙着拍照P图发动态,盯紧更新的评论和点赞。回家过年,一家人齐刷刷地低头忙活自己的手机,打开的电视仅仅充当背景音。

  如今,吃喝玩乐都能靠网络解决,上线不仅仅是休闲娱乐,更是为了参与生活。疫情将人和网络捆绑得更紧密,人们只需在屏幕那端一番操作,就可居家与会、办公、考试、看病。

  与此同时,没人敢潇洒地告别网络几小时。网络信息的供给似乎没有尽头,短暂的喘息约等于out。工作24小时待命,没第一时间回复消息,可能会被打上不靠谱的烙印。一个人总也不更新社交动态,人们猜他遇到了什么不顺心,或者死了。

  不少人都立下过几小时不碰手机的雄心壮志,后来也都羞于提起这档子往事。有人拿起手机为查一则信息,结果左刷刷右玩玩,十几分钟过去才猛然想起最初的目的。人们的时间被分割成碎片,逐步丧失延迟满足的能力及专注的创造力。

  别说人类没有抵抗网络和手机的决心。洛杉矶一家餐厅曾推出为顾客代管手机服务,埋单时将给9.5折优惠;有网友发起“手机叠叠乐”活动,号召大家聚会时先碰手机的要交罚金。

  不过,一些声势浩大的告别还是与手机和网络脱不了干系。有人在朋友圈打卡背单词进展,本是为了学习,可每日发布动态的习惯已难戒掉。有人大声宣告自己要摆脱手机,具体的操作是下载一个限制使用手机时长和功能的App。

  这场和手机的博弈里,人类休想占上风。越来越多“教你如何放下手机”的文章冒出来,似乎展示了人们的坚决,可底下的留言却雷同,“我就是用手机在看这篇文章呢”。

  王景烁 来源:中国青年报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