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抗疫“壮志未酬” 美国民众对政府的期望更悲观了

1月27日,美国国会下属的独立调查机构美国政府问责局,发布了第9份新冠肺炎疫情全面调查报告。这份长达238页的报告点名批评了美国财政部、行政管理和预算局、食品

  1月27日,美国国会下属的独立调查机构美国政府问责局,发布了第9份新冠肺炎疫情全面调查报告。这份长达238页的报告点名批评了美国财政部、行政管理和预算局、食品与营养局、国税局等政府部门应对疫情不力,还将美国卫生和公众服务部(HHS)列入了“高风险名单”。

  “高风险名单”是一份针对“存在欺骗、挥霍、腐败、管理不善或需要进行改造”的联邦政府机构调查名单,每两年在新一届国会会议开始时公布一次。根据美国政府问责局的报告,之所以将HHS列入这个名单,是因为调查发现该机构在应对诸如新冠肺炎疫情等公共卫生危机时存在严重不足。

  长期以来,HHS一直是美国政府问责局“高风险名单”中的常客。自2007年起,该局对HHS一共提出了115项整改意见,但至今只落实了一小部分,还有72项没有落实。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该局对美国主要卫生部门之一的HHS更是火力全开。在1月2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政府问责局局长基恩·多达罗表示:“我们在最新报告中针对疫情提出的建议,以及先前公布的多项建议,都表明政府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显然,美国抗疫不力的责任并不能完全由某一个机构来承担,这份问责报告体现了美国社会对政府的普遍失望,以及由此而生的“责之切”。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数据,截至2月15日,美国一共报告了7780万例新冠确诊病例,死亡92万例。此外,美国正在经历与疫情有关的经济危机,包括不断恶化的通货膨胀和供应链断裂。

  拜登未能实现的抗疫目标

  “回顾总统一年前制定的抗疫目标,很显然,他并没有如承诺所说的那样战胜新冠病毒。”《华盛顿邮报》在1月24日发表的文章中写道。

  宣誓就任美国总统后的第二天,拜登雄心勃勃地发布了一份长达200页的《新冠肺炎国家战略》,提出了诸多抗疫承诺,当时赢得了一片赞誉之声:“振奋人心!”“深谋远虑!”此前,特朗普政府从未提出过任何明确的抗疫计划。

  一年过去后,美国国家公共电台邀请多名卫生专家,对拜登提出的主要抗疫目标和实际成效进行了梳理对比。

  《新冠肺炎国家战略》的第一个主要目标,是“重建美国民众的信任”。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之前,美国社会已经严重两极分化,民众对政府充满了不信任。特朗普在任期间,政府大搞政治操控,公开信息不对称令人困惑甚至前后矛盾,进一步削弱了公众的信任。专家表示,在公众信任度方面,拜登政府取得的进展并不比上一届政府大多少。与2020年相比,美国民众目前对政府的信任度略有改善,但仍在历史低位徘徊。根据2022年初的一份最新调查,信任CDC(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等美国公共卫生机构的受访者还不到一半。

  拜登的第二个主要目标,是开展全面疫苗接种。不可否认,与特朗普时期相比,在扩大疫苗供应和推广接种方面,拜登政府确实取得了一定进展,一年来共计接种了5亿剂疫苗,75%的美国人至少接种了一剂疫苗,这算得上是拜登抗疫行动中最亮眼的成就。但哈佛大学卫生专家米歇尔·威廉姆斯认为,现有接种率并不能满足当前的抗疫需要,超过6000万名符合接种条件的美国人仍然拒绝接种,政府却“对他们一筹莫展”。

  第三个目标,是通过大规模检测手段和明确的公共卫生标准来遏制传播。美国州地卫生官员协会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弗雷泽表示,尽管联邦政府希望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统一的防疫措施,但美国卫生体制权力分散,各州县都自行其是。拜登推出的强制疫苗计划,前不久也遭遇重大挫折——白宫要求员工100人以上的企业必须为员工接种疫苗或进行核酸测试,这一议案却被最高法院否决。弗雷泽说:“我们的口罩指导意见不统一;我们的检测途径不统一;我们的医疗资源不统一;因为供应短缺,分配到各州的物资不统一——这就是我们的体制。”

  第四个目标,是保护弱势人群、缩小种族和城乡之间的差距。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暴发之初,有色人种和贫困地区获得的医疗资源有限,感染率和死亡率较高。尽管拜登组建了工作组,致力于解决疫情期间的不平等问题,但对许多人来说,口罩和核酸检测的价格依然令他们难以负担。“低收入家庭需要花12美元到20美元进行一次家庭快速检测,这是不合理的。”威廉姆斯说。

  第五个目标,是恢复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拜登当初承诺向全球捐赠10亿剂以上疫苗,但专家表示,美国捐赠的疫苗既不够多,也不及时。到2022年1月,美国只捐赠了3.3亿剂疫苗,而全球没有接种疫苗的人口越多,病毒就越容易发生变异。“我们已经错过了世卫组织给疫苗接种设定的一个又一个最后期限。”纽约大学流行病学家瑟琳·冈德尔说,“政府作出了宏大的承诺,但至今没有实现。”

  拜登抗疫失败源于美国政治体制弊端

  根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和调查机构舆观今年1月共同发布的民意调查结果,拜登上任一年来,认为他“应对疫情有力”的受调者,从去年3月的67%下降到了不到50%;只有36%的受访者认为“美国抗疫工作目前进展顺利”。

  拜登应对疫情的表现,极大地影响了他的民意支持率。在美国“政治”新闻网2月进行的一项全国性民意调查中,43%的人认可他上任第一年的综合表现,不认可他表现的人却有51%,其中37%的人给他打了最低分“F”。这一“成绩”与特朗普同期相差无几。而根据皮尤研究中心1月25日的调查,43%的人断定拜登将是一个“不成功的总统”,只有20%的人认为他会是个“成功的总统”。根据特朗普上任一年时的调查,41%的人当时认为特朗普“不会成功”,23%的人认为他“会成功”。也就是说,美国民众对拜登的期望比对特朗普更悲观。

  与其他美国总统相比,拜登的“民意蜜月期”格外短暂。自2021年8月美军从阿富汗狼狈撤出、塔利班重新夺权以来,拜登的支持率一直徘徊在50%以下。根据多项民意调查的结果,除了抗疫不力,拜登的失分点还包括:未能制定良性经济政策;未能有效处理国际关系危机;未能有效解决司法系统存在的问题;没有与国会开展有效合作;没有正确对待移民问题。而美国民众对拜登最感失望的,是他未能兑现承诺,将美国重新团结在一起——在这一点上,69%的人表达了对他的不信任。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拜登在应对疫情和其他政务上面临的挑战,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拜登的“无所作为”,是多种因素交互作用的结果。

  《华盛顿邮报》指出,美国分散的权力体制,使得拜登在推行计划的过程中左右掣肘,受到来自各方势力的牵制。比如,“强制疫苗令”被最高法院禁止,“打击虚假信息”的呼吁也遭到共和党人的反对。种种力量的反复拉扯,为新冠病毒提供了一次又一次可乘之机。当变异毒株突破了疫苗提供的免疫屏障,再先进的科技也会在政治面前败下阵来。

  正如著名学者福山所说,美国社会两极分化严重,几乎在任何问题上都很难达成共识。一开始,两极分化通常反映在税收、堕胎等两党传统价值观问题上,但如今已经演变成围绕文化身份的激烈斗争。过去,像新冠肺炎疫情这样的重大危机是将美国人团结起来的契机,但在两极分化严重的当下,新冠危机反而加剧了美国社会的分歧、分裂。保持社交距离、佩戴口罩、接种疫苗等措施,竟然被视为政治立场的标志,而不是科学防控的手段。

  中美“竞争”需要比拼谁更能解决国内问题

  “无论是经济、科技水平,还是公共卫生、生物医学等资源,美国都是全球实力最强的国家,但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却是最糟糕的。”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2月15日举办的论坛上,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提出了一个问题:“美国的科技实力这么强,为什么疫情防控效果却这么差?”

  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认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失效,暴露了美国公共卫生防疫能力的漏洞与国家能力的不足,削弱了美国领导世界的软实力,加速了美国霸权的衰落。他说:“可惜的是,美国不承认新冠肺炎疫情是损害美国国力、加速美国衰落的最新原因。相反,美国政府不断甩锅中国,把中国当作其抗疫失败的‘替罪羊’,对华发动新冷战,试图凝聚早已分裂的美国社会之团结。”

  王文指出,过去100年来,美国的GDP一直是全球第一。这100年间,全球发生了多次危机,一战、二战、中东战争、伊拉克战争、石油危机、恐怖主义危机,等等。在所有这些危机中,美国都以世界“拯救者”和“领导者”自居,只有在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中,美国却不是世界的领导者。“更糟糕的是,美国非但不是世界的领导者,反而连自身都难保——这是美国最大的悲剧。”

  王文强调,新冠肺炎疫情发展到现在,再次提醒美国和中国,病毒是两国共同的敌人,传染病对中美两国的长期威胁远大于战争。中美两国的“竞争”,并不在于“谁打压了谁”,而在于要比拼“谁更能解决本国的问题”,传染病防疫则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本报北京2月16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胡文利 来源:中国青年报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