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常住人口自然增长率首次转负 女性初婚年龄近30岁

江苏常住人口自然增长率首次转负,女性初婚年龄近30岁近日江苏省统计局网站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2021年江苏常住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12‰。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

  江苏常住人口自然增长率首次转负,女性初婚年龄近30岁

  近日江苏省统计局网站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2021年江苏常住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12‰。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江苏年度人口自然增长率首次转负。

  江苏年度人口自然增长率首次转负

  江苏省统计局网站发布的《2021年江苏常住人口自然增长率首次转负》(下称“报告”)一文分析指出,根据2021年1‰人口变动情况抽样调查数据测算,经国家统计局核定,2021年江苏常住人口出生率为5.65‰,人口死亡率为6.77‰,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12‰。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江苏年度人口自然增长率首次转负。

  按此计算,人口自然增长这块,约减少9.51万人。不过人口增长包括自然增长和机械增长(即人口净流入)。在省外人口流入的情况下,去年江苏常住人口仍增加了28.1万人,也就是说,去年江苏常住人口机械增长达到37.61万人,创下近5年新高。

  江苏常住人口自然增长率首度转负,主要是由于出生人口数量和出生率下滑所致。2016年至2019年,江苏常住人口出生人数开始呈持续小幅下降态势,但每年仍保持在70万人以上,2020年和2021年出生人数则连续跌破60万人和50万人。

  表:1978年以来江苏历年出生人口数据(数据来源:第一财经记者根据《江苏统计年鉴2021》、2021年江苏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整理)

  第一财经记者根据出生率计算,2021年江苏出生人口数约为47.98万人。结合《江苏统计年鉴2021》数据梳理发现,这也是1978年以来(该年鉴公布有1978年以来的数据)首次跌破50万大关。另外,常住人口出生率比上一年下降了1个百分点,首次跌破了千分之六。

  在人口老龄化方面,去年江苏65岁及以上人口1449.6万人,占比达到了17.04%,比例在全国也位居前列。

  前述报告分析,据人口学判定标准,60岁及以上人口比重超过10%即为老年型社会,江苏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就已达到这个标准。随着老年人口数量的不断增加,在江苏医疗卫生条件和社会保障水平的不断提高、老年人口寿命不断延长现状下,全省年度死亡人数增加的幅度并不大。2002年以后每年死亡人数均稳定在52万人左右,2020年为54.99万人。因此,正是出生人数的急剧减少,导致人口自然增长快速下降。2020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0.17‰,接近零;2021年人口自然增长率转为负值。

  江苏女性平均初婚年龄已达29.66岁

  报告分析指出,江苏省常住人口出生人数下降,主要是三方面因素影响:

  一是育龄妇女人数大幅减少。大部分育龄妇女的生育集中分布在20-39岁之间。全省20-39岁女性人数,2000年和2010年分别为1305.15万人、1273.90万人,10年仅减少了31.25万人;2020年为1126.52万人,比2010年减少了147.38万人,是上个10年减少量的4.7倍;2021年初步测算为1115万人,继续比上年减少11万多。20-39岁女性人数的减少直接影响生育数量。

  从全国范围来看,育龄妇女大幅减少,也是出生人口大幅减少的首要因素。今年1月20日,在国家卫健委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健委人口家庭司副司长杨金瑞介绍,“十三五”时期20-34岁生育旺盛期妇女年均减少340万,2021年相比2020年减少了473万。这是带动出生人口数量下降的重要因素。

  人口专家、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教授对第一财经分析,出生人口持续下降,有多个方面因素,首先就是育龄妇女数量的减少,这是出生人口逐渐减少的源头和基础。

  二是妇女初婚年龄不断推迟。江苏省统计局分析指出,随着时代的发展,江苏女性平均初婚年龄稳步递增。女性平均初婚年龄2000年为23.22岁、2010年为23.76岁、2020年为29.66岁。2010年与2000年基本相当,而2020年女性初婚年龄比2010年足足推后了近6岁,接近30岁。随着初婚年龄的不断推迟,女性的生育同步延后。

  三是女性受教育程度大幅提高。女性受教育程度越高,对自我职业的期望越高,生育与就业的冲突越大,生育孩子的成本也越高,因此,具有较高文化程度的女性倾向于少生孩子。

  报告分析指出,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中,生育一孩居多,接近70%;高中文化程度者生育一孩和二孩的占比相当,都在47%左右;小学及以下、初中文化程度者以生育两个及以上孩子居多,占比分别为63.42%和59.21%。在未生育的女性中,高学历者所占比重也超过了一半。可见,随着女性受教育程度的提高,会导致少生或不生。

  “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这三种因素将会持续影响我省的出生人数。此外,新冠肺炎疫情也对部分年轻人的婚育安排产生一定影响。”报告指出。

  鼓励生育放大招:补贴企业这项费用

  值得注意的是,《江苏省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实施方案》已于近日印发,方案从组织实施三孩生育政策、提高优生优育服务水平、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等6个方面确定26条政策措施。

  根据方案,符合政策规定生育子女的夫妻,女方在享受国家规定产假的基础上,延长产假60天,达到158天,男方享受护理假15天。推动实行父母育儿假制度,子女3周岁之前,夫妻双方每年分别享受10天的育儿假。

  同时,江苏完善用工成本分担机制。探索生育假期用工成本合理分担机制。对企业在女职工产假期间支付的社会保险费用,生育二孩的给予50%的补贴,生育三孩的给予80%的补贴。

  董玉整说,江苏提出采取社会保险费用补贴的办法,是一个积极有效的措施,值得其他地区学习借鉴。未来要探索实施诸如税收减免、绩效奖励等一些其他相关办法和措施,多措并举,打出组合拳,切实减轻用人单位假期用工成本负担。

  作者:林小昭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