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频剧崛起女频剧衰弱,大女主剧怎么不香了

前几日,男频网文改编的电视剧《雪中悍刀行》在一片争议声中播出了大结局。虽然这部剧最后的评分有点难看,但各平台的收视数据却颇为喜人。《雪中悍刀行》虽则口碑远不如

  前几日,男频网文改编的电视剧《雪中悍刀行》在一片争议声中播出了大结局。虽然这部剧最后的评分有点难看,但各平台的收视数据却颇为喜人。《雪中悍刀行》虽则口碑远不如同为王倦改编的《庆余年》,但最近也传出可能会有续作或者动画化的消息。

  与众人翘首期盼着第二季能快点开拍的《庆余年》不同。不久前《楚乔传》第二季也有了动静,却未能在网上引起大范围讨论。想当年《楚乔传》也是大女主剧中佼佼者,剧粉众多,而今男频剧却乘风而上备受关注,女频剧日渐衰微不复往日辉煌,唏嘘之余也不禁令人想问,大女主剧怎么不香了?

  衰微的女频剧,女强外衣下难逃男性凝视

  要说到女频剧,就不能不提《甄嬛传》,开播十年仍旧被观众喜爱,但若要选出这部最不好看的段落,甄嬛和果郡王的凌云峰之恋必会上榜,一心“搞事业”的甄嬛才是观众们喜爱的大女主。

  在《甄嬛传》后,一大波女频剧登上银幕,《楚乔传》《延禧攻略》《如懿传》等都没有再能延续《甄嬛传》的辉煌,反而是走了下坡路,《燕云台》《上阳赋》《大宋宫词》一部比一部扑得惨烈。抛开服化道千篇一路、特效只有五毛等问题,女频剧叙事核心存在的问题在这几年中暴露无遗,用电影学者戴锦华的话来说就是“女性主人公的生命逻辑,她们的统治逻辑,她们战而胜之的逻辑,基本上是对男性逻辑的复制。”

  这是女频剧普遍存在的问题,看似讲述的是一个强悍女性的奋斗成长史,细究起来不过是女性的幻想而非现实,她们的成功依赖于男性帮助,她们的结局往往回归到爱情,即便是《甄嬛传》也没能逃脱被人诟病“甄嬛不是靠温太医就是靠四大爷”。当女频剧的女主们最后都开始甜甜的谈恋爱把事业抛之不顾时,男频剧的机会出现了。

  崛起的男频剧,改编之后更友好

  2021年的观众哀叹着“女频剧亡了”,殊不知2018年被灰心丧气叫衰的是男频剧。当年的《延禧攻略》《如懿传》趁着女频剧的东风,播放量、关注度遥遥领先,同年的《将夜》《择天记》则有些灰头土脸。

  转折点出现在2019年,这一年《庆余年》的出现打破了男频剧被叫衰的魔咒。剧中男主范闲游走于各派势力,在风云诡谲的朝局斗争中探寻被暗藏的往日真相,集合烧脑、悬疑与喜剧于一体的《庆余年》口播收视双丰收,成为名副其实的爆款。

  去年年初,同为爆款男频剧的《赘婿》被卷入了几个网文作者的口舌纷争,《赘婿》原作者在微博上与网友的骂战挑起了颇为严重的男女对立情绪,也使不少女性观众猛然意识到了男频剧与男频小说有巨大的割裂感。回到最初的起点,大女主剧的流行与剧方有意迎合女性幻想密不可分,而剧方对男频文的改编除了规避审查问题,释放对女性观众的友好信号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不管是《庆余年》《赘婿》还是刚完结的《雪中悍刀行》,原小说的男主身边莺莺燕燕从不断绝,万花丛中片叶不沾身的风流人设,所有女性角色都拜倒在男主雄风之下的设定若是被原样搬上了电视剧,多半能让女性观众倍感不适并选择退避三舍。以《庆余年》为例,尽管女主林婉儿后期成了工具人,但范闲与柳思思、战豆豆等一众女性角色的感情线做了大量删改,很好剔除了可能在主流价值观上“雷区蹦迪”的部分,保留了权谋与智斗两大亮点,收获了很好的成效。

  男频剧的开山祖师爷金庸的IP宇宙是一个很好的平衡男女角色的案例,无论男女,家国大义与深刻的人性贯穿始终,那些闪耀在金庸剧中的女性角色们亦令人难忘。这对当下的网文改电视剧不乏是一个启示,不论是男频剧还是女频剧,创作者对女性贫瘠的想象已让观众厌倦。

  女频剧中的大女主不再重复“像男性一样”,男频剧中女性也不再是个工具,我们期待着这样一部作品的出现。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沈昭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