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为脱单投入相亲市场 传统相亲方式更受欢迎

3月7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想找对象结婚或为子女寻个好姻缘,朋友圈没有合适的人;想上网交友,又担心网恋藏诈骗。在美国,传统的、实体的相亲组织,在网络时

  3月7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想找对象结婚或为子女寻个好姻缘,朋友圈没有合适的人;想上网交友,又担心网恋藏诈骗。在美国,传统的、实体的相亲组织,在网络时代反而生意更好。

  年过30岁 父母着急

  美国某联谊会经理杨女士透露,今年元旦过后,给她打电话的人“明显多了起来”。华人认为“过年就长一岁”,看到已过30岁的子女还没有对象很着急,尤其是女性的家长,“因为女性要生孩子,35岁是一道坎”。她说,除了打电话登记,还有父母亲自到办公室,帮助子女登记,希望他们尽早脱单。

  杨女士透露,纽约市有几家华人经营的婚恋中介,另外还有许多针对亚裔的交友网站,因此婚介市场竞争激烈。有知情者表示,除了通过婚介所和相亲网站找对象外,在美华人还自组相亲微信群,通过微信群给子女介绍对象。也有人觉得婚介所和相亲网站不靠谱,就在中文媒体上刊登征婚广告,寻找自己的另一半。

  杨女士说,美国华人找对象难有几个原因:一、美国华人的人数少,且不少华人女性嫁给非华裔,因此华人男性寻找配偶的难度加大。二、尽管网上交友很流行,但是网上信息真真假假很难查证,因而成功率较低。

  她表示,面对面的相亲能提高成功率,因为面对面可以看清对方的长相和谈吐,可以深入了解对方。

  该联谊会2007年在新泽西州成立,并在纽约市法拉盛设立办公室,主要是从事美国境内婚姻和跨国婚姻的牵线搭桥工作。从成立到现在,该联谊会介绍成功了众多有缘人,有的已经结婚生子。“最大的孩子已经有十多岁,最小的孩子也有两岁了。”

  面对面相亲 成功率高

  杨女士说,联谊会成立了十多年,一直在报纸上打广告。许多父母常年见到他们的广告,对他们有信任感。另外,也有人通过口碑相传,“有的人成功脱单后,就向朋友推荐,因此有的会员是会员推荐的。”

  该婚介组织共有会员几千人,男女比率差不多。会员的年龄分布很广,最小的是22岁,最年长的已经80岁了。会员主要是30岁至60岁的华裔,大多是白领。但是,男女比率在年龄分布上存在差异。例如,三四十岁的男性比同年龄段的女性多一些,而五六十岁的女性比同年龄段的男性多一些。另外,部分会员的年龄超过70岁,主要是想找个老伴,共度余生。

  她说,2020年3月中,纽约市暴发新冠肺炎疫情。纽约州政府颁布居家令后,纽约人都大多在家中办公。“疫情中,我们的业务并未停止。”过去,他们经常为单身朋友举办面对面的联谊活动。“因为疫情,我们停止了所有的联谊活动。”

  疫情中,他们提供了不见面的其他联系方式,如电话、视频、微信群等。他们创建了几个微信群,把单身朋友组织在微信群里。朋友们进入微信群后,可以互相了解。她说,会员们互相认识后,可以自由选择。也有可能不按照他们的牵线,若是谈得好,他们就会约在线下见面。

  网上找对象 难深入了解

  纽约另一个婚介所创始人阮女士说,疫情期间,许多人都在家里工作,空闲时间多了,就上网找对象。他们反映,在网上找到合适的对象“太难”,主要难在无法了解对方的情况。例如,彼此刚认识,不好问对方个人资讯,怕问多了引起对方的反感。但是,婚介所可以“搞清相亲者的基本情况”。

  她说,每个在她那里想找对象的人,她都要当面问一些基本情况,包括家庭、学历、工作身份、兴趣、爱好等。她说,客人必须要到知音婚介办公室面对面登记,不见面不行。与客人见面时,还要核实年龄、出示证件,她还要观察客人的情况,如谈吐、个人价值观、个人修养等。“这些资讯都是做匹配时的参考。”

  有的人表示要加入会员,想直接寄钱过来,但不来见面。她说,她一定要本人来见面,因为照片与真人还是有区别的。“有的人在照片上比较好看,也有人真人比照片上好看。”她表示,她一定要见面,帮助把关。

  阮女士的婚介所一般是推荐和自选相结合。有的男性自己不到1.6米,但要求女性一定要比他高,因为不希望将来孩子矮。男性这样要求可以理解,但女性不一定愿意。她举例说,她有次安排矮个子男性与另外一女性见面。“两人坐着见面还可以,但站起来后女性就说不行,过不了心理关。”

  阮女士说,她的婚介中心主要收取两笔费用,第一笔是登记费。如果要来登记,她要看全部的证件及照片并现场拍照。见面后,她要再问一次,对这个人的感觉怎么样。第二笔费用是会员费。“会员费是根据不同的情况收,因此要面谈才行。”

  纽约市法拉盛“李太太择友中心”负责人李太太说,她的客人主要是中国移民的第二代。她说,从登记者的年龄看出,1980年代出生的人少了,大多数人都是1990年代出生的孩子。她说,他们的父母比较着急,想尽快让孩子成家。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对她的中心运作“影响太大”。“州政府宣布居家令,我就退了租,在家办公。”她说,现在,她主要做熟人介绍的客户。许多相亲者不敢见面,害怕染上新冠病毒。她说,有的人交过注册费后,告诉她“等疫情消失后再见面”。也有人愿意在疫情中见面,但改变了见面地点。过去,他们见面主要在餐馆,边吃边聊。“现在,他们自己开车去郊外,不吃饭了。”客户通过其他通信方式交流,如电话、微信等。

  家长参与相亲 操碎了心

  美国华人经营的一个论坛网站一年前有一个帖子,标题是“纽约有个群里面都是家长帮着相亲的”,结果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人跟帖指出,最近偶然听说纽约有个家长群,里面全部都是相亲的,有上千份各种单身者的数据。

  有人回应称:“我亲戚就在里面物色女婿。”据他所知,大纽约地区就有在美出生的华人(ABC)群、哥大群、纽约大学(NYU)群、排名前50大学群、排名前50大学博士(PHD)群。“我老娘逼着我找对象,为了防止我老娘过多干涉我的生活,我选择了肉身进入相亲群。”发帖者发现,群里的家长与他的代沟太大,就让母亲把他从群里换出来了。

  一位住在湾区的读者披露,湾区也有家长群。“我读研究生的学校就有这种相亲群。”这种群开始是交流美国生活,孩子毕业了就变成了相亲群。

  例如,有人说他家有几个群。“我爸三个,我妈九个。我就想知道为什么也没有逃过这个。”

  这名发帖者抱怨,“人都逃美国了,还逃不过,自由恋爱不好吗,为什么要相亲,看不上还在那边嘀咕,好烦!”

  不信婚介 她报上刊广告

  一位要求匿名的女士说,她今年50多岁,与丈夫离异,想寻找一个理想的伴侣。她曾经委托法拉盛一家婚介帮她介绍对象。她说,交了1000美元中介费后,婚介只给她“介绍了两个人,夸大男方的条件”,让她很不喜欢。她也不愿意网上交友。于是,她在中文报纸上刊登征婚广告。

  她说,她自己大学毕业,经营一家公司,年收入十几万美元。她有房子和身份,长相也很好。而孩子已经从名校毕业,找到工作。“我要求的条件是,男方的条件与我相当。”她透露,第一次征婚广告见报后,共有五六十人打来电话,“还有比我小十几岁的男士”。

  她了解后发现,应征者中具有大学学历的很少,而且知识面很窄。“许多人无房,甚至没有身份。”这些她统统不考虑。她说,如果要随便找一个,很快就能找到。“我是宁缺勿滥。”她透露,第一次征婚广告刊登后,她还是有点收获,就是认识了“两三个朋友”。

  她说,征婚广告刊登一个月,花了200多美元,价格比婚介收费便宜。她准备过一段时间后再刊登两次,看看能不能遇到合适的。她相信一两年内会有机会。“有的男士也想找我这样的,但是需要时间。”她表示已经准备好了。(韩杰)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