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轨“理疗师”的“冷热”坚守

◎本报记者 郝晓明 通讯员 王怀国山海关,一座小城,是连接东北与华北铁路的重要枢纽。每到春运,客车、货车出关入关,铁路运输十分繁忙。在沈阳局集团公司山海关工务

  ◎本报记者 郝晓明 通讯员 王怀国

  山海关,一座小城,是连接东北与华北铁路的重要枢纽。每到春运,客车、货车出关入关,铁路运输十分繁忙。在沈阳局集团公司山海关工务段,有一个不起眼的8人小班组,他们被称为铁路线上的“理疗师”。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但要火车跑得稳,特别是在转弯路段保持平稳,离不开涂油工的“两把刷子”。

  “列车运行中与钢轨接触造成冲击和耗损,产生的冲击力和离心力,对小半径曲线钢轨破坏性很大,特别是钢轨侧面的磨损,每3个月就要磨耗3—4毫米,这需要及时对钢轨进行养护。”山海关工务段涂油班组组长范仲革师傅介绍:涂油钢轨磨耗率每下降0.2个百分点,钢轨的使用周期就能延长半年以上。

  给钢轨涂上耐磨油脂,是涂油工的日常工作。每天,范仲革和伙伴们都要在管内沈(阳)山(海关)线的曲线钢轨涂上一层保护油脂。

  涂油工作业环境很是艰苦。每天凌晨4点多,范仲革和伙伴们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向涂油机里灌入前一天晚上熬了8个小时的黑色油脂,对涂油机进行检查调试,再把80多公斤重的涂油机、外置电源、管线等设备连推再抬地挪到站台上,等候K7591次列车的到来。

  这趟车在山海关站只有20分钟的站停时间。20分钟内,他们必须在车厢底部固定好涂油设备,再登上列车开始工作。列车一停稳,两名涂油工迅速钻到车厢底下,把喷油管固定在列车枕簧上。枕簧紧邻车体排污口和排水口,空间狭小,气味难闻,安装起来十分不便,安好后整个人累得气喘吁吁冒出汗来。随后,他们便登上列车,站在车尾部的车厢外,顶风冒雪地开始为钢轨涂抹油脂,这一站就是近3个小时。

  涂油作业需要在列车运行中同步完成。列车经过钢轨曲线起点和终点时,一人观察指挥,一人负责操作机器上的涂油开关,同时还要留意作业质量。“既要保证油脂不会涂到轨面上,还要考虑钢轨曲线的半径大小、作业风向、列车运行速度等综合因素,这样才能准确无误地操作。”零下20摄氏度的寒风中,范仲革和他的搭档康帅仔细地为钢轨刷上“油尾巴”。

  涂油工作看似简单,可操作起来并不轻松。他们必须把小小的喷油嘴对准钢轨内侧的轨头中心位置,油脂一旦喷到钢轨面上,就会造成车轮空转打滑,影响制动还会擦伤钢轨。同时,还要持续观察喷油位置和出油量的大小。

  “有时喷油嘴被灰尘、污物堵住,不能正常工作时还要返工。所以,列车停靠绥中、葫芦岛车站时,大家立即安设防护,下车查看喷油及卡具固定状态,出现问题马上处理,来不得半点马虎。”范仲革说。

  列车抵达锦州车站,范仲革和伙伴们也完成了下行区段的钢轨涂油任务。在锦州站6分钟站停时间内,他们还需快速拆卸卡具,再把涂油设备搬到站台上,等候另一趟上行列车,开始在上行铁路线上进行涂油作业。

  寒来暑往,风吹雨打;上上下下,冷热交替。沈山线上,山海关工务段的8名涂油工每天要完成23条曲线、29.7公里的钢轨刷油任务。“这是一个精细活,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质量。”范仲革一边操作一边说。一年下来,范仲革和伙伴们要涂上近万公里的钢轨。

  涂油工,一个鲜为人知的工种,承载的却是铁路安全运输的重任和千家万户的团圆。春运即将结束,一趟趟列车安全运行的背后,是无数个与范仲革一样的铁路人,在平凡岗位上的坚守和付出。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