锚定质量导向 券商财务顾问评级面临重大调整

证券时报记者 谭楚丹时隔9年,券商财务顾问评级指引迎来修订。证券时报记者从投行人士处获悉,中国证券业协会于2月中旬向券商下发《证券公司从事上市公司并购重组财务

  证券时报记者 谭楚丹

  时隔9年,券商财务顾问评级指引迎来修订。

  证券时报记者从投行人士处获悉,中国证券业协会于2月中旬向券商下发《证券公司从事上市公司并购重组财务顾问业务执业质量评价指引(草案)》并征求意见,计划于2月25日截止意见反馈。

  具体来看,中证协突出项目质量的重要性,从规模主导转向质量主导;扩大项目评价范围,纳入被否以及主动撤回等终止项目;优化评价结果分类,对当年未开展上市公司并购重组财务顾问业务的券商,从直接评为C类改为单独划分为N类;加大合规扣分力度,对刑事处罚、行政处罚和重大监管措施实施“一票否决”。

  对此,有投行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此次修订内容比以往更为合理,强调质量为导向后,大型券商的评价优势将不及以往明显。

  突出质量导向

  据了解,上述草案的“前身”——《证券公司从事上市公司并购重组财务顾问业务执业能力专业评价工作指引》早在2013年9月就已发布,但随着并购重组市场化的发展和注册制改革,现行评价指引难以综合反映一家券商执业质量。

  此次修订从评价名称、评价范围、指标体系、工作机制等多方面调整,融入了注册制改革背景下加强投行业务监管的要求,对历年评价工作中遇到的情况一并完善。

  中证协会表示,为鼓励证券公司投行业务差异化发展,本次修订弱化了项目数量等业务规模对评价结果的影响,突出强调项目质量的重要性。

  具体来看,在指标体系方面,删除证券公司分类结果指标,使评价结果与财务顾问执业质量关联度更高;新增内部控制指标,通过评价投行业务内部控制建设和运行有效性,促进证券公司从公司整体层面系统性提高财务顾问业务质量;新增创新性指标,通过将创新性作为附加指标,鼓励券商创新式解决财务顾问业务中遇到的现实问题,更好地满足实体经济需求。

  一名从事并购重组业务的投行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在强调质量导向后,大券商评价优势没以前明显,中小券商或许有更多机会。

  在新的评价体系下,财务顾问业务执业质量评价基础指标满分100分,附加指标最高10分。其中,项目审核评价指标满分30分,业务规模指标满分30分,合规诚信指标满分20分,内部控制指标满分20分,创新性指标最高10分。

  此外,为适应并购重组市场化的发展和注册制改革,项目评价范围新增“注册制”等行政许可类并购重组项目和非行政许可类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同时,为了体现“申报即担责”的监管理念,项目质量指标计算范围以证监会或交易所出具评级结果的项目为准,增加了被否以及主动撤回等终止项目。

  优化评价结果分类

  此次修订另一大看点在于,对于当年未开展上市公司并购重组财务顾问业务的证券公司,从直接评为C类改为单独划分为N类。

  也就是说,根据财务顾问业务执业质量评价得分高低,评价期内有项目的证券公司被划分为A、B、C类三个等级。原则上得分排名前20%的证券公司为A类,排名后20%的为C类,其余为B类。评价期内无项目的证券公司无得分,统一确定为N类。 中证协会表示,这样能使C类财务顾问的含义更加明确,符合市场认知。

  同时,在类别划分的调整事项方面,对受到刑事处罚、行政处罚和重大监管措施的采取“一票否决”,从严约束执业行为。

  比如在评价期内,券商或其从业人员因所从事上市公司并购重组财务顾问业务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或者受到刑事处罚的,或被金融监管部门行政处罚的,评价结果为C类。

  据了解,证监会在2013年推行并购重组审核分道制,通过对上市公司合规情况、中介机构执业能力、产业政策与交易类型四方面的综合考量,把并购重组项目分别划入豁免/快速、正常、审慎三条审核通道。“快速通道”可直接跳过预审,由重组委审批,但这类项目要满足的条件之一是:财务顾问为A类券商。

  业内建言打造精品投行

  谈及券商并购重组财务顾问业务执业质量评价体系,投行人士普遍表示修订后更为合理。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还有进一步优化的空间。有并购业务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评价体系不仅要强调项目质量,也应该引导投行往专业化、特色化路径发展。

  他解释,从海外经验来看,成熟的财务顾问团队专业化程度比较高,“比如一个做油气行业的并购团队,人员结构中有80%是该领域的工程师或者专家,这导致团队对全球产业链把握程度比较强,能获取最全、最新的产业讯息。从这个角度来看,国内投行仍有较长的路要走。”在他看来,评价体系应该要鼓励专业投行、精品投行的形成。

  深圳一名投行人士表示,目前国内券商投行普遍已设置行业组,比如医药组、TMT组等,就是为了引导从业人员在细分领域扎根,“各家投行专注的赛道不一样,不好用指标去统一衡量。”

  但他也表示,评价体系应有前瞻性,要看到行业趋势,引导投行转型。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