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扎作师傅许嘉雄:演绎从“纸扎佬”到“艺术家”的人生

中新社香港1月31日电 题:香港扎作师傅许嘉雄:演绎从“纸扎佬”到“艺术家”的人生中新社记者 索有为 魏华都直径一米多的“红色爱心”立在狭窄的楼道间、手持“爱

  中新社香港1月31日电 题:香港扎作师傅许嘉雄:演绎从“纸扎佬”到“艺术家”的人生

  中新社记者 索有为 魏华都

  直径一米多的“红色爱心”立在狭窄的楼道间、手持“爱心之箭”小老虎尽显萌态、均匀齐整的竹篾旁一个狮头的轮廓呼之欲出……农历虎年将至,香港扎作师傅许嘉雄在位于香港柴湾的工场“雄狮楼”里忙得不亦乐乎。

香港扎作师傅许嘉雄在位于香港柴湾的工场“雄狮楼”与扎作狮头成品。 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香港扎作师傅许嘉雄在位于香港柴湾的工场“雄狮楼”与扎作狮头成品。 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这是在赶做康文署(香港特区政府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委托的香港文化中心元宵灯饰。”许嘉雄一边对中新社记者说,一边向记者展示部分已扎好的灯饰配件,这些配件大部分出自他的学生之手。

  “我从小到大都舞狮,我的父母、叔叔、侄子等全家人一起舞狮的,现在到我的儿女也喜欢舞狮。”出身武馆家庭的许嘉雄,自小对狮头扎作就很感兴趣,“狮头对于舞狮人来说是非常看重的,几十年前一个狮头就要2万元(港币,下同),根本不让无关的人碰。”于是,他6岁开始跟师傅学扎作,11岁扎出人生的第一个狮头,此后一学又是13年。学成后,许嘉雄自立门户,由于当时行内竞争激烈,初期生意并不理想。“为什么我能坚持下去?一是兴趣,二是家庭。”他说,自己成家较早,需要养家,于是压力变成了动力。为了拓展生意,他降低狮头的价格,“我卖2500元一个狮头,全香港没有人比我便宜”。同时接做其他扎作生意,渐渐在行内有了名气。

香港扎作师傅许嘉雄进行扎作工作。 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香港扎作师傅许嘉雄进行扎作工作。 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随着时代的发展,与人们过往日常生活和各种信仰仪式息息相关的扎作需求日渐减少,扎作业鲜有新人入行。“香港非物质文化遗产办事处专门帮助我们,政府每年有不少项目会给扎作师傅轮流做,香港很多博物馆收藏的狮头也是我们做的。”许嘉雄语气里流露出感谢:“特区政府做了一个带头的角色,帮助我们行业去推广,还希望我们做好传承,给我们一些资助去教市民,从中发掘人才。”

  出乎许嘉雄意料的是,开班免费教授扎作技艺吸引了很多市民报名参加。“以前的师傅经常会说‘多一只香炉多一只鬼,教会徒弟没师傅’,我们是没有这些的。”许嘉雄说:“我有一个愿望,希望将来有很多徒弟是很厉害的、很出名的,人们会说这就是许嘉雄的徒弟,我更喜欢这样,就像是叶问一样。”目前,他已教授出七八十个学生,部分人更学会了最难的扎狮头,达到业内专业水准。

  “我们近年也很努力,慢慢的不要让大家觉得扎作的感觉很老土。”许嘉雄与很多艺术家合作推出装置艺术品。其中一件是在美国旧金山市用扎作技艺创作6个大花瓶。“原来传统的东西也可以这么新的。近年来,人们已经开始不是叫我们‘纸扎佬’,而是开始叫我们‘艺术家’。其实,扎作就像是创作艺术一样要靠个人去创作。”他自豪地说:“我的人生只会这一件事,我经常都说我是扎作人生,没有扎作就没有许嘉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