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世代”青年:昔日家贫获帮扶 今日村官谋振兴

(新春走基层)“Z世代”青年:昔日家贫获帮扶 今日村官谋振兴贵州万山2月7日电 题:“Z世代”青年:昔日家贫获帮扶 今日村官谋振兴作者 周燕玲虎年春节假期,对

  (新春走基层)“Z世代”青年:昔日家贫获帮扶 今日村官谋振兴

  贵州万山2月7日电 题:“Z世代”青年:昔日家贫获帮扶 今日村官谋振兴

  作者 周燕玲

  虎年春节假期,对于23岁的瞿致敏来说异常繁忙,不仅要在高速路口的疫情防控点做好进出车辆登记,还要趁着村里外出务工人员回家过年之际,走村入户鼓动见过世面的返乡青年领头创业。

  “希望能有更多年轻人跟我一样留在村里,当好乡村‘守护人’。”刚上任贵州省铜仁市万山区茶店街道老屋场村副主任的瞿致敏坦言,现在的农村不缺吃也不缺穿,就缺有干劲的年轻人。

  记者初见瞿致敏,不是在村里,而是在S15铜大高速茶店收费站入口,因感冒加上连续上班的缘故,他的嗓子沙哑得有些说不出话。在高速入口,戴着口罩的瞿致敏主要负责进出车辆人员信息登记,一天最多的时候登记400多辆车人员信息。

图为瞿致敏在登记车辆人员信息。 曾辉 摄
图为瞿致敏在登记车辆人员信息。 曾辉 摄

  “春节期间返乡人员增多,疫情常态化防控不能松懈。”瞿致敏说,除夕夜之前已有半个多月没有在家吃饭了,几乎每天都是早出晚归。

  虽然每天工作很累,但在瞿致敏看来,这样的生活很充实,因为他想用自己的能力守护家乡、回报社会,“如果没有国家扶贫政策,我和弟弟就不可能完成学业。”

  2014年,瞿致敏的奶奶开始生病,而后作为家里顶梁柱的父亲也生病住院,导致其家徒四壁并欠下几万元外债。令人欣慰的是,当地政府了解情况后,瞿致敏一家很快被认定为精准贫困户,享受国家扶贫政策。

  “家人看病不用愁,我和弟弟上学也有了保障。”瞿致敏坦言,从高中到大学,不仅学杂费全免,每年还获得几千元的国家助学金。

  2021年大学毕业后,瞿致敏曾在大城市找了一份5000元的工作,因心系家乡,上班仅一个多月后,他选择回到贵州老家在村“两委”学习,并于同年12月被全村人推选为老屋场村副主任。

  在瞿致敏看来,作为大学生村官,应该脱下“村官”的帽子,并放下大学生的架子,走进村民家里了解他们的真实想法。角色的转变也让瞿致敏一直在思考,如何更好地履行村干部的职责,怎样无悔于青春热血,无愧于百姓的信任和期待。

图为瞿致敏所在的老屋场村。 受访者供图
图为瞿致敏所在的老屋场村。 受访者供图

  多学习,是瞿致敏觉得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不仅要向其他村干部学习处理村里的事务,也要向外学习,如何带领村民致富增收。

  数据显示,老屋场村目前有300多户1500余人,其中大部分青壮年都选择外出务工,村里产业发展仅有大棚蔬菜和养殖。因此,瞿致敏希望利用春节假期,多走访一些返乡青年,了解他们的发展意愿。

  “乡村一定能成为干事创业的广阔天地。”作为“Z世代”青年,瞿致敏认为如火如荼的乡村振兴需要更多青年人才积极投身进来。

  近年来,一批1995年后出生的“Z世代”青年“走马上任”担任村官,为巩固脱贫攻坚成果接续乡村振兴,注入青春活力。目前,中国大学生村官总人数已超过10万人,为乡村发展“添砖加瓦”。

  2022年,不做“离家雁”的瞿致敏希望,自己能在村里做出一些看得见的成绩,让外出的年轻人看到乡村大有可为。(完)